橼桥竹远

永远爱磕叶蓝❤️
渣笔,删lo狂魔。
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码字,但还会吃粮推粮,取关随意啦XDD。
稍微,离开lof一会儿

【叶蓝】归途


  黄沙漫天,夕阳斜照,唯留一抹暗红色的人影慢慢将影子拉长,脚步蹒跚,手中拖着一把银伞,似疲惫的瘦马。

  叶修遥遥望着,终于隐隐约约看到城镇的轮廓,他长出一口气,习惯动作地摸摸口袋,直到摸了个空才记起自己的烟草早在征途之中丢了个干净。

  “啧,算了,忍会儿。”声音在冷风中飘散,不知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将要达到的城镇听。

  小镇里,并不如叶修想像般荒寂,相反,热闹极了。

  太热闹了,叶修皱眉,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幸福到虚伪的笑。

  他侧身躲过人流的拥挤。

  走着走着,停下,一座高楼矗立在叶修面前,让他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楼阁有一个很雅致的名字——羽西阁,人流不断涌出涌入,有一道刀疤横跨耳际的大汉从中走出,也有飒爽的大刀女子踏入。

  风流地儿,叶修脑子里转过一个念头,抬脚步入其内,算了,反正疲了。

  叶修一踏入,便有个姿色上乘的小倌儿娇笑招呼着,“客官,需要些什么服务呢?”

  “你这儿有什么呢?”叶修不看那人,自顾自找了张桌子坐下。

  “只要客官银两儿足,就没有我们羽西阁没有的。”一副骄傲模样。

  “那成,我要你们这儿最上等的房间,和最上等的人儿,对了,再来杆烟草。”叶修眯眯眼睛,打了个哈欠,“诶,可别担心钱的事儿,只管伺候好我就成。”

  叶修迎着小倌儿怀疑的眼神,从背包里掏出一小袋沉甸甸的东西丢过去,小倌儿打开一看,立刻收好,“真是唐突了,请随奴家上楼。”又掐出一抹献媚的笑上前领路。

  叶修也不在意他态度的转变,只是懒洋洋地走在他身后。

  来到顶楼房间,看着房间内精致的装横,暗道倒是不负这价钱,能在这荒野之地搞出这些个东西,他们也是下了本钱。

  “客官请随意,烟草已备好在屋里,我们这儿的头牌绝色公子稍刻也会到来,请稍等。”

  叶修注意力并不在此,便只胡乱应了一声,挑起一杆烟点着来吞云吐雾。

  绝色推开门就看见了这一幕——叶修侧坐在窗口出,眯眼扶一杆烟抽着,胡茬有些密长,这饱经风霜的样子,自己还是第一次看到吧。

  他出声引起叶修注意,“官人,奴家绝色,是来伺候您的。”

  叶修终于将眼睛睁开,看着他,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羽西阁最负盛名的绝色公子,当真不辱此名,确是人间绝色。”

  绝色走上前来,屈了个身,娇笑着,“客官莫要抬举。”肢儿软得似柳,贴在叶修身上。

  叶修却不甚迷恋软香在怀,他推开那人儿,坐在凳子上,摇着茶壶杯子,“这五天,你就是我的了,也不要你干什么,照顾好我就成,啊,还有,提醒一下管事儿的,把酒换成茶吧,也不怕耻笑,我是喝不得酒的。”

  绝色暗暗心惊,偷瞥了一眼被放靠在床头的一把银伞,垂眉敛下情绪,“这自是没问题的,我即刻便去找下人提醒掌事。”

  说着福身要走,却被叶修拉住,“别,”他听见叶修低声道,“别走,再陪我一会儿。”口气里含着掩不住的疲惫。

  “好,没问题,”绝色轻声安抚,“我就在这儿,哪也不走。”

  到最后,竟是绝色哄着叶修入睡,看着他倦怠的眉眼终于缓和下来,绝色眼中复杂,掩好被子。

  蓦地听到那人轻唤了一声,“蓝河。”

  面具般的笑容终是维持不住,落荒而逃。
 
  五天眨眼便过,叶修在此间却没有对绝色做出任何超脱拥抱外的事情。就放着个绝世美人给自己做饭打扫房间——这些明明是下人干的事儿,愣是要绝色亲手做,而绝色倒也不恼,只是笑嘻嘻地应着。

  叶修也对着绝色调笑,“阁内的人都说你是我家阿保①呢。”

  “他们胡乱开玩笑,也就你还记着,就这五天罢了。”

  “诶,这话,如果是你的话,在我这儿干一辈子都成。”

  绝色一听这话每每就立刻转移话题。

  夜间,绝色轻轻起身,自袖中甩出一把匕首,蓄势,刀落,猛刺向仍熟睡的叶修。这像一个信号,房间瞬间被火把照亮,一圈又一圈手拿武器的人,围在门口及窗前。

  盛气凌人,仿佛势在必得,只有绝色知道,不行!没中!

  下一秒,一丝冰冷的锋利贴在他脖子上,眼熟的亮银色长剑——是绝色的防身武器。

  “你们蓝雨真是闲得慌,”叶修撇嘴,“为了堵我,不惜将蓝溪阁总部转移到这儿来,结果连黄少天都不舍得派来,还不是功亏一篑。”

  为首的一个青衣公子忍不住呵道,“话不能说太满,即使被封神,可你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

  叶修满不在乎地看着他,“两个选择,一,放了我,备好足够的必需品,让我带绝色离开,二嘛,”他另一只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银伞,“就是让我从你们这里杀出一条血路,再带绝色离开。”

  青衣公子的脸色变了又变,一个仆人打扮的人趴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双拳紧紧攥起,最后仍只有无力松开。

  “蓝桥……”

  “大春,我懂的,”绝色只是笑着,摆摆手,冷静的样子完全不似被禁锢作人质,“再见罢,放心,我不会受委屈的。”
 
  他偏过头看着叶修,“怎么样,可以了吧。”

  叶修眯了眯眼睛,“果然还是喻文州懂事道啊,走吧。”

  骑上从蓝溪阁敲诈来的骏马,绕小镇跑了几圈,离去,一骑绝尘。

  走出好远,绝色看向叶修,“你什么时候认出我的?我那时候易容的可不差吧。”

  叶修弯着嘴角,“你当你身为蓝河时陪在我身边的日子我这么快就忘了啊,明明早就摸透了脾性了。”

  是的,一眼就认了出来,那种神态音韵,世间唯蓝河有,他在心里,占最特殊的位置。

  在结束鲜衣怒马日子后,叶修踏上了长征,即使直到他出发时,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

  在叶修原本孤身一人的征途,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名为蓝河的小剑客,在风尘里,两人相伴相依,踏过将要干涸的小溪,在枯枝下同眠,透过指缝看月光孤照,路过被牵牛花布满的城墙。

  那个时候他们或许就早已将对方的模样铭刻在心。

叶修并不是没有怀疑过那人的身份和接近他的用意,只是那时候啊,他太需要有人相伴了。

  就在将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那个蓝衣小剑客又突然地消失了,如他来时一般毫无知觉,不留一点痕迹,仿佛相遇相行只是一场梦一般。

  叶修并没有去找他,或许他想着一切是缘,自看天分。

  果然,虽然不是友善的问候,可这终于让他等到了不是吗。

  “再也不放开了啊。”

  “说什么呢。”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让蓝河摸不着头脑。

  “没什么,”叶修又一副懒散的样子,看着远方,“蓝啊,我们的家,到了。”

  遥遥望去,红色的海洋随着风泛起了波浪,那是一片耀眼的高粱地。


①阿保:保姆





我是听洛天依的骑士背影写下的这篇,那种旋律很有感觉,步伐绵延向西,那最后骑士回到了家乡吗?就想起了老叶,最后写出个不知道这什么玩意,挖了好多坑没有填(跪地),再不被记起的骑士,接受不到万众欢呼,起码,是要归乡的吧。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