橼桥竹远

永远爱磕叶蓝❤️
渣笔,删lo狂魔。
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码字,但还会吃粮推粮,取关随意啦XDD。
稍微,离开lof一会儿

【叶蓝】雨幕

下雨了。

许博远推开窗,耳边全是沙沙的雨声,落在地上,落在窗前的枇杷叶间,也有啪嗒地砸在窗口。

“蓝啊,这是下雨了?”

“嗯,小雨。”

叶修和许博远从荣耀退出来后,将家搬到了一个小镇,空气比城里新鲜不少,屋里还有个院子,种些花草和果树。

俩人各自都有个小工作,钱不算多,就过日子还是绰绰有余的,平时不太忙,老是赖在家里不肯动。

“起来啦,都快九点了。”许博远走回床边,推攘着被被子包成一个球的叶修,“再不起来,午饭不做给你了,吃外卖去。”

“诶,真狠心啊你,现在胃口被你养叼了,哪里吃得下外卖啊。”叶修无奈坐起身来,扒拉扒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还是一副迷离模样,想伸个懒腰,被没关紧的窗吹进来的风冷了一个哆嗦。

“快快快,把窗子关上,哎呦冷死了。”说着又钻进被子里。

许博远笑骂一声,还是去关上了窗,然后把被窝里的叶修拖了起来。

俩人刷好牙洗好脸,喝了几口粥当早餐,肚子暖了,又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了。

许博远不让,好好的周末不能只花在睡觉上,“先告诉我,中午想吃些什么。”

“想吃土豆炖肉和水煮鱼。”

“不过家里好像没有土豆了,”许博远把叶修眯着眼摸他自己肚子的手拍下来,“吃完饭后不能摸肚子。”

叶修只好把手垂下,“可我就是想吃土豆炖肉。”

“那我们就出门买吧,别想跑,”许博远抓了一把叶修的头发,严肃的说,“顺便把头发剪短来,你这头发太长了。”

“……我说不去可以吗?”叶修眨巴眼睛,试图卖萌,“外边下着雨呢。”

结果自然是被驳回了。

俩人披上外套,共撑一把伞,带水汽的冷风一吹,倒是让俩人清醒不少。

伞不算大,自然不能完全遮住俩个大男人,叶修却不肯一人拿一把伞,一把伞的话,他就有理由光明正大地搂着许博远的肩了,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伞稳稳当当的在俩人中间,不偏不倚。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叶修拿着伞,自然而然的往许博远那边倾,可是有一个尴尬的地方是,一个没注意的话,伞柄很容易磕到头的。

就在许博远第十八次被磕到头的时候,他明令禁止把伞倾斜。

俩人雨中漫步,周围的一切都像隔了层屏障,在自己伸手可触的另一个世界,可是这个世界,始终只有他们俩人。

多好的气氛啊,都因为被伞柄磕到头给毁了。

小镇不是很大,因为下雨,路上行人也少的很,脚下是马路,鞋子在上面踩着能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叶修把许博远的手牵着,小心翼翼地揣在口袋里。

买好土豆,转了个弯去理发店把叶修头发给剪短,剪短头发的叶修虽然还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可看起来整个人精神气好了不少。

许博远没忍住摸了一把,有点扎手,挺好玩儿。

往回走,已经近十二点了,雨突然变大了,往伞外一看,全是雾蒙蒙的样子,缀着路边零零几个匆匆走过的人和年代有些远的房子,明明看了几年的风景,好像一下子入画了。

中国画,这叫白描。

叶修看着许博远,侧着头,一声不响亲了下去。

他们从来没在外有过这么亲密的举动,可能是因为似屏障的雨能把一切都隔了去,勇气增长些许,许博远抬头回应。

俩人吻的缠绵。

回到家,叶修抓着许博远的手不让走,“蓝啊,亲一下我就放你去做饭。”他笑眯眯地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脸。

“别闹你,”许博远也乐呵起来,却仍是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乖乖等着吃饭吧。”

说着就走进了厨房忙活起来。

叶修不再拦他,只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偷偷地瞄一眼又瞄一眼专心做饭的许博远的背影。

许博远的手艺是不用讲的,又全是叶修喜欢的菜,一大男人,刷刷刷两碗饭入肚,许博远看着他一脸满足的样子食欲也好了不少,用心做的饭菜自家人喜欢吃是很让人高兴的事。

吃饱喝足,叶修喟叹一声,“啊,要是一辈子都能吃这饭菜就好了。”

“当然会一辈子做给你的啦,”许博远收拾着碗筷,瞥了他一眼,“难不成叶修大大还会移情别恋?”

“诶诶诶,蓝啊,这话可不能乱说,”叶修一下子正襟危坐,“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山崩地裂啊。”

“又从哪儿乱学来的成语,用都不会用。”许博远瞪了他一眼,却是满含笑意,“今天你洗碗,还不快去。”

“嘿,小的得令。”叶修行了个不标准的军姿,乐呵呵地把碗筷端去洗。

两个人都笑得像个傻子。

幸福的傻子。

谁都相信他们会这样一直走下去。







赶在虐狗节补了篇叶蓝,明明因为害怕被虐一整天窝在家里,却还是自虐的码这篇,叶蓝真的好甜啊写不出来万分之一啊哭😭(已经是只废竹了

评论(15)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