橼桥竹远

永远爱磕叶蓝❤️
渣笔,删lo狂魔。
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码字,但还会吃粮推粮,取关随意啦XDD。

【叶蓝】易冷

★私设俩人同居后住在h市
★ooc应该会有的



已经入冬了,有些树上叶子还是带点绿,有些树枝上却只零星挂着几片叶子,将落未落。

叶修在树下静静的看着,不知不觉发了呆。直到一阵风刮过,才把他冷回过神来。

“又冷了呢,冬天来啦。”叶修搓了搓手,靠在嘴边,哈了一口气,跺跺脚,继续往前走。

回到家,许博远正躺在客厅沙发,窝被子里看电视,电视是近来最火的剧,特别小清新的纯爱故事。

看得出来他不太感兴趣,眼皮打架,肯定又是沐橙推荐为了打发时间的。

叶修走过去,直愣愣地躺进许博远怀里,“我好冷啊,小蓝来多给点我温暖吧。”对着许博远,叶修没想过要半点脸地卖着萌。

“走开你,”许博远推着叶修的脸,发现推不动后直接在他脸上掐了一把,“怕了你了,真冷的话就也窝进来吧。”

叶修得令,眉眼弯起来,蹬掉拖鞋就爬进被子里,抱住许博远。

“手还是这么冷,”许博远突然说道,握住他的手,“叫你多穿衣服还不听。”

“冬天了谁的手还是暖的啊?我还是外出了的呢。”叶修回道,心底却是一暖,握住自己的手十分温热,和自己冰冷的手相差太多,这温暖,忍不住还想要更多。

许博远不理他,回头看电视。

电视刚好放到那一幕,男女主角因为快要迟到,在小路上小跑着,在转角处撞在了一块儿,抬眼,对视,两人就这一个对视的镜头就拍了好久。

虽然很俗套,但是还是挺浪漫的。

“哈哈他们有种在高速上撞啊。”叶修毫不留情地笑了出来。

“……”

许博远叹了口气,“叶修,今年过年,该回家了吧。”

叶修突然停止了闹腾,难得的沉默了起来,“是啊,也是时候了,”他习惯性地摸摸口袋,才记起身上好久没带烟了,放下手,“十来年了,还挺想他们的。”

许博远抓住叶修的手,那双拿过四个冠军的手在轻轻发抖,“一起回去,我陪你。”

叶修反握住,“当然。”

从h市到b市坐飞机也就差不多2,3个小时,而叶修这次回家提前和家里说过。

得知叶修要回家时,叶父叶母那边安静了一会儿,然后淡淡的应了一声,“回来,回来也好,顺便带小许也来吧,不管怎样,都是要见见的。”

荣耀教科书和蓝雨公会人员许博远在一起的消息已经不是新闻了,家里人知道,叶修一点也不惊讶。

与家里人相隔数年的见面,没有争吵,比想象的要平静很多。

反倒是叶母拉着许博远的手聊得亲热,俩人话题不断,气氛相当融洽,快到饭点,叶母含着笑拉许博远去厨房一起做饭。

许博远匆匆瞥了叶修一眼,嗯,是高兴的。

俩人一走,客厅一下子安静不少,叶父看着叶修,轻轻叹出一口气,印象中严厉的面容此时看着却是苍老了不少。

叶修心里突然冒出一点内疚。

“决定了吗?就是他?”叶父问着,语气淡淡的,像是不担心这个结果。

“嗯,就是他了。”叶修懒散的样子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一辈子。”

“随你随你,儿大管不住,记得要对人家小许好好的,我看人家比你省心的多。”叶父挥了挥手,心却是落回原地,“顺便跟你说个事儿,小秋快结婚了,定在3月3,记得回来参加。”

“他要结婚你们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你平时会关心这个?”

“……”不行,老爹最近也毒舌了。

“那孩子很不错。”叶父突然冒出这一句。

叶修愣了一下,笑道,“嗯,我知道。”一直知道。

饭菜样式很足,一家人吃的其乐融融,唯一可惜的大概就是叶秋不在,不是全员了。

“小秋公司里还有事呢,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么闲啊。”叶父夹了口菜,轻飘飘的讲了一句。

叶修:……亲爸?

叶母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不过明儿个年夜饭他肯定会回来的,到时候和小许好好打个招呼。”

“嗯,我也挺期待和小秋的见面的。”许博远笑应着。

“或许你可以换个称呼了。”叶修说道。

“嗯?”许博远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可以叫叶秋叫小叔子。”叶修慢悠悠地回道。

这把许博远闹了个大红脸,叶父叶母倒是朗声笑着说可以。

吃完饭,叶修拉着许博远出了门,在街上溜达。b市很繁荣,此时也不晚,大街上人不少,处处霓光。

“不再陪陪二老吗?”许博远问。

“今天一天都在陪他们,你可没怎么陪我啊。”叶修眼神看起来有点幽怨。

“得了吧,你还跟他们争什么。”许博远笑弯着嘴角,眼里溢出一丝温柔,“其实说实话,心里开心得要命,可以被他们接纳。”

“我早就这么确定了,毕竟是我看上的人啊,”叶修也眯了眯眼,突然伸出手来,“啊,下雪了。”

许博远抬头一看,无数雪白晶莹的雪自头顶飘落,细细的,小小的,是冬夜的赠礼。

路上行人应该是不太喜欢雪的,一个个都迈大步子,往来匆匆。

而对许博远正宗的南方人来说,雪是很少见的,他眼睛微微瞪大,将手伸出接着一朵朵晶莹,看着雪花消融在手心。

叶修看着他惊喜的样子,也停下脚步,俩人就驻足在街道,直到许博远后知后觉的冷了收起手。

“蓝啊,我手好冷啊,把你的手给我暖暖。”叶修对许博远眨巴眼睛。

“切,我的手又能暖到哪去?”虽然这么说,许博远还是把手伸了过去。

叶修握住,顺手把许博远一拉,拉到面前,低头落了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一小片雪花刚好落到交叠的双唇间,散发一丝丝冰凉,随即被温热包容,消化。

俩人十指紧紧相扣。冬天,双手易冷,这一刻却暖得让心底发烫。

评论(5)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