橼桥竹远

永远爱磕叶蓝❤️
渣笔,删lo狂魔。
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码字,但还会吃粮推粮,取关随意啦XDD。

【叶蓝】婚

★ooc有,bug有,私设有
毕言飞——笔言飞      陆夜寒——入夜寒
书冰——曙光旋冰
取名废请不要在意
★因为是给小蓝生贺,所以以小蓝方面为主
★抓不准二笔他们的性格,只好按自己的码文需求来
★最后在这里提前祝小蓝生日快乐!



梁易春的婚礼定在12月10号,趁着这个机会,他把因为年龄,早已退出荣耀的原蓝溪阁五大高手的另外四人邀请过来,让也算是同甘共苦许久的老朋友重新聚聚。

另外四人肯定是相当愿意的,虽几年不见,但都会时不时联系一下,倒是没让关系生疏,趁坐车来的路上,全在QQ上调侃最早报上婚期的梁易春。

“唉,早定下结婚的日子也不错啊。”毕言飞突然发出感慨。

“话说二笔你和你女朋友已经在一块儿三年了吧,该找个合适的时间聊聊了。”陆夜寒笑道。

“我也觉得,在考虑要不就借大春的婚礼和她讲讲,诶你不也谈了两年多啦”

“打算再看看”

都是该要成家的年纪,把少时的心收一收,话里话外都是关于终身。

许博远看着他们刷出来的一条条消息,手有些痒,也想说些什么,把手放在键盘上又不知道怎么跟上他们的话题。

又叮咚一声,一条新消息,不知怎的扯上了许博远。

“话说小远是我们这里唯一一个没透露有女朋友的,不会还没找到吧,要我们帮你介绍吗/笑”——是老好人书冰。

“不用啦,”许博远情不自禁地弯起嘴角,“女朋友的确是没有,但对象还是有的。”

没有女朋友,却有对象?

“男朋友?!”几人都是惊讶,连老练如梁易春都忍不住打了个感叹号。

“没想到你小子藏的有够深啊,”众人里毕言飞第一个反应过来,“说,在一起工作的时候是不是也觊觎过我!我说以前你看我眼神怎么老不对劲呢”

“自恋去吧你,蓝哥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许博远回消息也快,心里却是溢出一丝感动。

能被这样毫无顾忌地承认的感觉真好。

“有时候介绍我们看看呗,说句不好听的,你这老实巴交的样子,容易被骗知道吗?”书冰不放心地说道。

“哈哈,他你们都认识的,不用担心。”许博远打出一行字,发现肩有些酸,放下手机抬起头来捶了捶肩。

不是特别赶,倒是没有选择飞机,就坐的是高铁,需要八个多小时能赶到g市,比起另外三人就旁边省市的人,肯定会慢上许久。虽然快中午,周围人意外的不多,全在低头干自己的事。

他又转头看向窗外,一片片山峦飞速后退,阳光是相当明艳。哦对,他说晕车就不要老是盯着窗外的,许博远赶紧低下头,看着手机。

发现自己发的消息被甩出好远,他们好奇地问了几句,见许博远没有回答的意思也不说什么,开始扯起房价问题。

八点多钟,许博远下高铁,又坐了快一个小时的出租车到他们约好的旅馆,找到房间,敲了敲门,随着一声等等,开门探出个脑袋,是笔言飞。

“博远来了啊,快快快进来。”毕言飞看见是许博远,眼睛一亮,赶快拉着他进门。

许博远一走进来,看着里面另外两个眼熟的人,笑着打了声招呼,“冰哥,老寒,好久不见啊。”

陆夜寒和书冰走过来也笑着拍了拍许博远的肩,“是啊,是挺久了,可惜没酒,要不然喝个两瓶也是少不得的,现在只好唠唠嗑了。”

“嗯……说些什么好呢。”

毕言飞张张嘴,也憋不出个话题。

要有什么话,在路上都说完了,此时突然有种相顾无言的感觉。

“有电脑没?打盘荣耀吧,”许博远提议,“好久没在一块儿玩了。”

五人中,年龄最小的许博远是在蓝溪阁坚守到最晚的。

另外三人,愣了一下,互相看了几眼。

“电脑倒是有,可没帐号卡啊。”还是书冰最先反应过来,说道。

“没事儿,”许博远神秘一笑,在口袋摸了摸,掏出三张帐号卡,“我有。”说着分别把一张张卡递给他们。

“都是最新更新的85级的,弹药专家,召唤师,元素法师都有,装备都是蓝装的,可别嫌弃。”

“嫌弃什么啊,高兴还来不及呢,”毕言飞把帐号卡拿在手上,“真怀念啊。”

“话说博远哪来的帐号卡啊?平时都在玩儿吗?”陆夜寒问道。

“秘密。”许博远笑,“来来来,jjc,每个人都互相打几盘啊,不准逃。”

“来就来!”三人也再管它,皆是高声应道,“今天打个痛快!”

因为这些那些,许久不玩荣耀的几人手生疏得很,高阶技能一个都不懂,全在拿80级技能砍砍杀杀,只有勉强还记得一些技巧。

到最后,倒是以前五人中实力最弱许博远胜的次数最多。

几盘荣耀打完,四人饶是因为游戏兴奋过头,却还是累了,瞥了一眼时间,已过10点。

“睡了吧,这么晚了,”许博远揉了揉眼睛,提议道,“早睡早起,明天养足精神参加大春的婚礼,好好捧个场。”

陆夜寒他们有些惊讶,别看许博远一副乖巧样子,以前在蓝溪阁最不注意身体的就是他,可以说是通宵次数最多的人。

不过他们也没提出异议,都应一声,洗漱完都上床睡觉了。

“记得掩好被子,这天冷,易受凉。”

关心的话脱口而出,像是嘱咐了无数遍,变成了一种习惯。

几人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已缩进被子的人。

到底是遇见了谁,把习惯改得这么好。

大概是11点多钟的时候,许博远快睡着了,突然听到什么窸窸窣窣的声音,睁眼一看,毕言飞的一张大脸把许博远吓了一跳。

“二笔你干嘛呢!想吓死人啊!”

“嘘!嘘!”毕言飞指了指旁边熟睡的两人,“咱声音小点儿,别吵醒他们。”

许博远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鬼鬼祟祟的样子,说,想干什么。”

“没,我这不是好奇吗,”毕言飞小声道,“诶诶,博远你对象到底是谁啊?说一句留一句的,不厚道啊。”

看着一脸求知的毕言飞,许博远突然有种高中时候窝在被子里,偷偷向好友说自己暗恋的是哪个女生。

“哈哈,这个说不说都无所谓啦。”许博远笑着打哈哈。

毕言飞撇嘴,“那至少告诉我他什么性格,对你怎么样?要是不好直接甩了知道吗?”

“他对我很好,放心吧,”许博远偷笑,“性格,嗯……怎么说呢,很认真吧,下定决心的事一定会做到,反正就是……很好很好就是了。”

看着许博远压都压不下去的嘴角,眼睛在黑暗中都发着亮的样子,笔言飞表示,真是没眼看。

突然无比想念才一天没见的女朋友。

“不过,他有时候也挺懒的,喜欢一动不动地赖在床上,就像猪猪一样。”许博远侧头想了想,尽力想抓出他一个缺点。

“猪猪?”

“家里养的猫啦。”许博远解释。

“猫啊,怎么给猫取猪猪这个名字啊……不对!”笔言飞反应过来,“你家竟然养猫!阶级敌人!!!”笔言飞一副指控许博远的样子,“有照片吗?快给我看看!”

笔言飞出乎他欢脱的性格,是个猫奴,尤其喜欢小小软软的猫。可是自家女朋友对猫毛过敏,一遇着猫就受不了,笔言飞只好忍痛割爱,放弃养猫的想法。

看来转移猫奴注意力的方法只有一个啊。

许博远有点想笑,却是老老实实地拿出手机点开相册,把手机屏幕亮给笔言飞看。

“还是奶白色的!”笔言飞一把抢过,翻看着相册里的猫,白白小小的一只,打滚的,打哈欠的,给自己梳毛的,全都记录在内,还有一张是许博远穿日常服抱着猫,笑得相当灿烂的样子,被笔言飞一翻而过。

“可爱死了!猫是世界的宝藏!”毕言飞抱着许博远手机不肯撒手。

“真可爱啊……”

许博远听着毕言飞的声音渐渐低下去,看了看,眼睛已经眯成一条缝了,还有着轻微的呼噜声。

许博远小心翼翼地把手机从他手里抽出来,给他掩好被子,踮起脚尖走到原本毕言飞的床位,躺下睡觉。

第二天转眼就到,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冷还是会冷,但阳光一照相当驱寒。

“诶,我觉着今儿个大春真帅,”陆夜寒看着台中央,深情款款地看着新娘的梁易春,啧啧嘴,“果然男人一穿上礼服就不一样。”

台上两人在证婚人的祝福下许下诺言,发誓永不分离,在百合花瓣铺成的地面上拥吻,全然是幸福模样。

正默默感慨着,许博远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名字,蓦地笑得甜蜜,他走到人少的地方,点击接听,放在耳边。

“现在的时间应该是朋友的婚礼吧。”那头的人说道。

“是啊,新郎帅惨了,新娘也美得很。”

“羡不羡慕呀,”语气倒是有点贱兮兮的味道。

“还用说,可羡慕了”许博远回道。

那边突然沉默了下来,许博远正疑惑着是不是有什么事,就听见那头又说道。

“蓝啊,我说……你嫁给我怎么样?”

许博远还愣了下,反应过来噗的一声笑了起来,“都在一块儿这么久了,还说什么嫁娶的事。”

“我也是现在才琢磨起来,证出国领了,戒指也买了,就欠你一场婚礼了啊,你……肯不肯?”那头的语气突然小心翼翼了起来。

他们在一块儿好几年了,这事知道的却只有亲近的几人,办婚礼,等于把这件事情公之于众。

“肯啊,怎么不肯,”许博远答应的速度快地出乎意料,“全交给你了,你可得好好准备啊。”

那头也没预料到,确定自己没听错之后,语气是十足的喜出望外,“放心交给我吧,哥是谁啊,一切给你搞定咯!那以后就叫……媳妇儿?”

“哎。”许博远含笑应着那人孩子般绕口的称呼。

在今天之前,许博远听见这话或许会有一丝迟疑,可是现在不同了,他又看向台上笑得欢欣的两人。

唉,果然一看到别人结婚就忍不住冲动了。

许博远挂了电话,揉了揉脸,暗恼自己发烫的双颊。

许博远,你可出息点儿。

评论(10)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