橼桥竹远

永远爱磕叶蓝❤️
渣笔,删lo狂魔。
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码字,但还会吃粮推粮,取关随意啦XDD。

【叶蓝】神

★ooc有,bug有,不是原著向,可能线路会比较杂乱😶
★不会取题系列,套路老套

一.
“学校里的水管不行,老是爆,”叶修摇头,和底下学生不知怎的扯到了校供热水,“还不如自己拿热水壶烧。”

“我们宿舍不能用热水壶,电压不够。”学生们大声回道。

“咦,”叶修挠头,“你们不能我能啊。”

学生们:……

今天的叶老师一如既往地气死人不偿命呢。

学生们严重怀疑叶老师是因为学校水管不靠谱才最近几天都不留校的。

正有人想开口挤兑他,教室的门却突然被打开了。

那人是披下来的长发,发尾垂至腰际,他侧过半个身子往教室里瞅了瞅,身子缩了一下,好像被吓到了,往讲台胡乱看了一眼,匆匆关上门便走了。

时间太短,只稍看了一眼,却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人好生干净啊。再仔细一琢磨,把外貌忘了个清,只记得身周空气剔透得紧。

叶修含笑看了一眼关上的门,又回眼看向学生,“缺心眼的,十七周了,还不记得自己教室在哪。”

学生笑,不再留意,继续上课。

下课铃响,叶修按照惯例毫不拖沓,说声下课,整理好东西便先行离开,开车回到家。

用钥匙开门,果不其然一阵香味飘来,叶修暗自琢磨,这次应该是土豆炖肉和糖醋排骨。

他换上居家鞋,慢悠悠地拖着,走到客厅沙发把教案一放,整个人也赖在了沙发上。

不一会儿,香喷喷的饭菜被人端了上来,叶修只是眯眼笑看着,一丝目光不移,看着那人耳尖微红。

“看够了没,想取笑便笑,别只看得在下不痛快。”那人终于忍不住,抬眼瞋视叶修,只不过配上那清俊的脸,倒是感受不到怒意,觉得别有一番味道。

“可没呢,小蓝,”叶修看他炸毛也不再逗他,盛了碗饭,拿起筷子,“就是想知道,今儿个怎么想到来我们学校了?还是在我上课的时候?”

“明明苏姑娘说你那段时间不在上课的……”蓝河也坐下,捏住发尾揉搓着,“听说你们大学风景好,想让你带在下瞧瞧而已,不是大事。”他心虚地把眼睛转向一边,显然知道这理由荒唐得很。

都到了学校怎还需他人带着瞧啊蓝河你真是。

“原来是这样,那随时可以吧,反正只是小事一桩。”叶修不拆穿,应得痛快,把蓝河愣了愣。

“不过,你最近也太大意了吧,别以为穿得和平常人一样,就能盖住你一身的仙气了,”叶修突然道,“你开门那会儿,可给些学生留下深刻印象呢,河神大人。”

二.
蓝河是河神。

说起来挺让人惊讶的,这世界上原来真的有神仙存在。叶修瞧着蓝河立马点头保证说下次一定不会的模样,忙道也不是大事,却又忍不住想起他们最开始怎么遇见的。

叶修觉得最近不对劲,很不对劲。

他是个不太在意细节的人,家里说不上脏,却挺乱,能逼得洁癖的人死的那种,只有时候苏小妹来家里看他,会顺便帮他收拾收拾,不出几天又回归原状。

可最近几天,家里突然整洁得不行,他回家甚至有点被吓到。别人是家里乱了觉得慌,他得是家里干净了心慌。

难道是沐橙偷偷收拾的?不对,沐橙是有家里钥匙,可每次她收拾东西之前都会吱个声,不会瞒着。

那难道是……家里进贼了?!

不对,哪有贼专门来给自己收拾房间的?而且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少什么东西。叶修暗道,应该想想,说不定是故事里那什么善良的田螺姑娘来报恩的呢,没错就是这样。

他就这样波澜不惊地过了几天,冷脸面对每天亮得发光的地板。直到某天他回家,在饭桌上看见一桌菜。

……

他最终选择淡定地坐下,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麻婆豆腐。

嗯,手艺还不错。

反应过来之后扶额,自己已经淡定到这种地步了吗。

第二天,叶修出门,特意向校长请了半天假提前回家,光速开门,与在玄关处蹲下身收拾拖鞋的人对上了视线。

一时间相顾无言。

还是那个打扫的人站起身来,对着叶修打了个招呼,“您好,在下蓝河,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叶修:“……你不是人?”

其实不怪叶修这样问,面前这个青年玄冠将长发高束,白色长袍,生得一俊俏模样,周遭一股清冽气息,比电视电影里特效还厉害,怎么看都不像凡人。

蓝河有些惊讶地回道,“不愧是气运之人,一下子便看了出来在下的身份,不瞒您说,在下为河神。”

“……河神不是管黄河的吗,怎么名字叫蓝河?”

……重点不应该是在下来干什么吗,怎么扯到名字来了?

蓝河是个好教养的人,仍是规规矩矩回答,“蓝河并不是在下真名,只是隶属蓝海被封的称号罢了,戴久了,大家也就这么称呼在下了。”

“哦。”叶修应了一声,还是只盯着他看,仿佛不打算开口,蓝河也搜刮不出什么客套话,只好开门见山说明来意。

“每任河神都需在任职后第二年寻得气运之人,与其相处一段时间,获得其真心祝愿,方可续任河神一职,也算是对河神的考验。”

“你的意思是,我是气运之人?”

“无错。”

“……那你最开始怎么不直接和我说,却是替我做家务?”

“嗯……不知怎样的方式与你见面能让你更快接受在下,便向他人讨得这一方法。”

“你知道你这样很像田螺姑娘吗?”叶修有些无力吐槽。

“你也认识海螺姑娘?那太巧了,”没想到蓝河眼神一下子惊喜起来,“这方法便是田螺姑娘教给在下的,她说她就以这一方法得到一人的真心。看来真的有效!”

叶修:……

叶修挺想问为何河神需要得到气运之人的祝福,但看着蓝河也是懵懂的样子,张不开口。

虽然觉得这所谓的新任河神很不靠谱,可叶修耐不住那人的软泡硬磨,还是答应留下他。

他看向自己,大概是随着水,蓝色眼眸里的喜悦像是要溢出来的样子……

果然是神仙,还挺好看。

三.
叶修回过神来,看向已经坐在凳子上研究食谱的蓝河。既然已经在人间,便不能一直穿着河神的官服,换上了一套正常人的秋装——神不惧寒,即使是腊月也没必要穿上厚厚的棉衣。

穿上常服的蓝河看起来少了一丝仙气,多了一丝人情味。长发被根小皮筋绑住,有些松松垮垮,看起来十分惬意的模样。

叶修强制把目光转向饭桌,看到其中一个菜,“诶?”

“嗯?怎么了?”蓝河看向他。

“有鱼?”

“是啊,鲫鱼豆腐汤,味道很鲜的,你不喜欢?”

“那倒不是,”叶修摆手,“只是在想你不是河神吗?应该很在意那什么水生物吧,没想到竟然还主动拿鱼做菜。”

“现在早没有这种规矩了,鱼鲜味营养,给你这种身子虚的人最好,”蓝河倒是不甚在意的模样,“而且如果河神连人吃鱼都要阻挠,那不得累死。”

“没想到你们还挺开明,”叶修挑眉,“看你最开始来的时候一口一个您,在下的,还以为你们神仙都是老古董。”

“想多了您。”蓝河毫不留情地怼回去。相处了一段时间,蓝河已经看清了这气运之人的真面目,如他学生所说,让人完全感受不到距离感。

又突然想起来这儿的真正目的。说到底,真心祝愿这玩意儿,到底应该怎么弄,蓝河还真不知道,他郁恼,却毫无办法。

河神不需要口腹之欲,他看叶修吃饱喝足,掐了个诀,将桌子打扫干净,回房间窝起来暗自盘算。

四.
这事儿又拖了两月,该是到了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也是任何心思萌芽的时候。

虽说平时两人懒,但日常采购还是不会免去的,出门,在超市逛了一圈买好需要的东西,回来走到一条巷子里,看到一男一女两个相拥的人影。

那两人对视一眼,一个低头一个抬头,将唇轻轻触碰,应该是第一次,都是羞怯的模样,脸红了个透。

青春的滋味啊,叶修感慨,拉着蓝河的手,想趁两人还没发现他和蓝河赶快离开,不打扰他们。

蓝河就愣愣地被叶修拉着,直到走向另一条路,才有些迷惑地指了指那条巷子,看着叶修,“他们是在做什么呢?为何要双唇相贴?”

叶修僵住,“你不知道接吻?”

蓝河想了想,“在下有四位长兄,每次看到这等画面便拉在下离开,并不作任何解释,所以甚是迷惑。”

叶修:……四位老兄你们也把他保护得太好了吧!

他咳了两声,出口解释,“接吻是人与人之间传递……感情的重要方式,是人类之间相互表达友善和思想交流的一种正常表现。”

蓝河一脸恍然大悟。

百度上的东西原来真的有用吗?叶修捂脸。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蓝河说道,“那叶修你可否亲在下一下?”

……???

没关注叶修的反应,蓝河又道:“我们已经相处有几月了,听说已经是历代河神花费时间最长的了,按道理应该不会这么困难,”蓝河抬头直视叶修,“那该是传递情感的方式有问题了。”

“虽听兄长们说,第一次与人双唇相贴……接吻好像挺重要,但是,”鼓足勇气,蓝河将脸凑到叶修面前,“完成任务似乎更为重要。”

叶修一下子愣在原地,看着蓝河越贴越近,那俊俏模样在眼前不断放大,眼睛是将要合拢的样子。

他极力将眼神移开,闪到一边,噔噔噔走远几步。

“这种事情真假难辨,我们还是不要随便尝试得好,”叶修把脸撇向一边,不看蓝河,“都,都挺晚了,早点回家吧,我早饿了。”

蓝河就看着叶修有些不自在地站在旁边,瞅了瞅他有些泛红的耳尖,有些摸不着头脑,“好吧,那我们就走吧。”

叶修回家的时候走得离蓝河有些远,蓝河虽疑惑却也无意问,叶修只有暗自咬牙。

蓝啊,有些话可是不能乱讲的啊。

五.
又匆匆一月过去,正是三月春,大学也到了开学的日子。

春困秋乏,又是寒假刚过,学生们一个个都提不起劲来,加之老师睁只眼闭只眼不太管,偷懒得更是嚣张。

叶修干脆也随了性子,知道他们听不下去,就挑些不太重要的点讲,叶修的声音本来就低沉,磁性十足,听起来很有韵味,如此一来有着催眠剂的效果,底下学生强撑不拂这老师的面子也无可奈何。

在一片昏昏欲睡的学生中有一个女生格格不入,她眼睛亮晶晶的,不舍得把目光从叶修身上移开一分一秒。

叶修有些无奈地微微皱眉,继续讲课。

虽说叶修挺不修边幅,而且说话嘲讽,但文学素养相当高,讲起课来注意调剂,知识渊博,长相也可以说是俊逸,倒是吸引了不少迷妹。

叶老师可还没听说有女朋友的呀!姑娘们口口相传。

叶修懂小姑娘这些心思,可他现在还没认真琢磨对家里那个的感情呢,这些事可先别提了。

天突然变得有些阴,风也刮了起来。这也常见,毕竟春天雷雨多。有些人庆幸自己带了伞,而有些人只能暗恼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天气。

迷妹姑娘是其中一个。

刚说了下课,叶修整理好东西离开教室,正是人轧人的时候,被谁拉了一把走到办公室,办公室平时是没人的,进来就轻松得多。

“小蓝?你来干嘛?”叶修看着人,有些迷。

“来帮你的,”蓝河笑得似乎挺开心,“有个好消息,找到一个能完成任务的办法了。”

“什么办法?”叶修好整以暇,蓝河来了凡间几月,说话方式也白话了不少,听起来舒服多了。

“你先说你带了伞没?”

“带了啊。”

“带了就好。”蓝河眉目弯弯。“计划现在就可以实施了。”

“你倒是快说要做什么啊。”

“你班上不是有个姑娘对你有意思吗?我指上节课的。”

“和这个有什么关系?”叶修皱起眉来,心里突然有些堵。

“二哥给我提了个醒,你看你不是没有伴侣吗?就是这里所称的女朋友?”蓝河道,“想着如果给你找到心灵伴侣,会不会更容易……”

“不会,”叶修打断了蓝河的话,从脸色可以看出心情相当不美妙。“我不想,至少现在不想找女朋友,那个学生对我也只是一时的崇敬,不用多操心了。”

“那……好吧,”蓝河看他却是不高兴,也只好应了。

面前的叶修叹口气,有些无奈地看了看他,手自然而然抬起摸他的头,“抱歉,你的任务可能又要延缓了,只是说真的,找女朋友,我并不会开心。”

蓝河摇摇头,他是在意,可兄长说这种事急不来,顺其自然才好。

两人走下楼,天还是阴的,风一直在刮个不停,此时学生因为怕下雨已快走了个干净。

“喂,蓝河,”蓝河在暗自琢磨心事,落在叶修后面好一段距离,叶修停下步子,就站着风里,身上衣服被风吹的有些飘。

蓝河抬眼看向叶修,又愣住了。

那该是怎样一种眼神呢?含着包容与无奈,又带着一丝欢悦,要看得让人沉溺。

扑通扑通。心脏第一次这么争存在感,蓝河觉得心里酥酥麻麻的,有什么东西想挣脱胸膛的束缚。原来成神了,还会对心脏感知这么强烈吗?

“回神啊,”叶修无奈地笑,“你说,这风这么大,雨还下不下呢?”

“下,当然下。”蓝河反应过来,不敢再看叶修,“赶快回车上去吧。”

等叶修回到车上,蓝河掐个诀,天上便一滴一滴落下雨来,没有雷,只有缠缠绵绵的细雨,一下,下了大半天。

六.
蓝河说,我该回去了。

叶修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正守在蓝河床前,给坐在床上的蓝河递上一杯热水。

他愣了愣,看向蓝河。蓝河的脸本来就白皙,此时更是有一丝虚弱的苍白,眼神却是相当的坚定。

“任务毫无进展,看来,我没有资格当河神。”蓝河声音很轻,“神不能长留在人间,很早之前误入你学校,就是灵力的失控,现在已经没时间了。”

“你什么时候走?”叶修发现自己的喉咙有点干。

“马上。”

“就不能再多陪我一会儿?只是我,叶修,而不是气运之人的身份?”

“抱歉……”蓝河有些愧疚,不知是为心里空缺的一块,还是为面前这人难得的脆弱。

“那……好吧,那临走之前送你一个礼物。”

“礼物?可是这里的礼物,我是没办法带回蓝海的。”蓝河摇头,十分可惜。

“不是那种类型的礼物。”叶修的声音压得很低。

蓝河疑惑起来,抬头正想问,突然感觉到一个柔软的东西覆上了自己的唇。

七.
六十年对神仙来说其实挺没概念,转眼便过。

蓝河依然是河神,一直以来恪尽职守,哪儿该下雨就给哪儿下,偶尔去巡逻一下近海的地方。其实当他知道自己已经获得祝愿的时候,心里有一丝复杂。

难道真的是因为那个吻?

可没有人会告诉他因为什么,别人只关心是否完成任务,而不是任务是怎么完成的。

蓝河抚上自己的唇,当时的情景差不多忘了个干净,只记得那个吻,柔软,缠绵,似乎有一点颤抖。

这可能是叫作喜欢,蓝河琢磨了很久,他有太多时间来回味这个吻的滋味。

叶修会是怎么想的呢?把自己当作梦一样忘记吗?蓝河有些难受。

不想太多,蓝河拍拍脸,听几位兄长说,今日新任龙帝来蓝海视察,一定要做好准备,不能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虾兵蟹将在前引路,高呼一声龙帝驾到,蓝海众在蓝海之主喻文州的带头下层层行礼。

又唤一声免礼,才齐齐起身。

龙帝的威压太重,蓝河抬不起头来,只能听到龙帝在和领主低声说些什么,喻文州好像有些诧异,却仍是点头表示同意。

喻文州把头转向身后,发下指令让大家先行离开,独留蓝河一人在此。

蓝河疑惑,看向兄长们,也是一副不解模样,他们只有嘱咐蓝河,有错便认,别惹恼了龙帝便是。

身边人退了个干净,蓝河有些心慌,好好确定上任几十年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才安下心来。

龙帝走到蓝河面前,威压虽被撤离,蓝河仍不敢抬头,便鞠下身来想行跪拜之礼,没想到才屈了个身便被扶住了手。

“这么就没见,一来就给我行大礼?”那人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无奈。

蓝河下意识抬头,龙帝身上着纹理繁复的黑色长袍,头戴十二冕旒,气质非凡,此时微微弯起嘴角,无奈地看着蓝河。

“诶!”蓝河脑子一下子当机,呆在原地,“你不是叶……”

“是啊,是我,”叶修一下子把蓝河抱在怀里。“我找到你了。”

冕旒上玉串碰撞的声音在蓝河耳边响起。

“这次,不会放你离开了。”

评论(21)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