橼桥竹远

永远爱磕叶蓝❤️
渣笔,删lo狂魔。
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码字,但还会吃粮推粮,取关随意啦XDD。
稍微,离开lof一会儿

【叶蓝】情话绝缘

★ooc有,私设有,特别不会取题目,比较片段性,没有主线
★任何但凡有一点专业的东西都是胡扯,不要细究
★好冷,要叶蓝来暖暖

01

蓝河在酒吧洗手间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其实是很懵圈的。

不就是看腻歪那些喝高耍酒疯的人想清静清净抽口烟吗,要不要这么背啊。这是蓝河看到洗手间里一个躺在地上腰间仍在慢慢流血的警察装束的人的真实想法。

蓝河完全不想救人,甚至想跑。

拜托,这人一看就是因公出了什么事,他才不想牵扯进去好吗。

他机械地转身,后方又传来一声细微的呻吟,一听就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我是怕被酒吧里人看到出什么误会才救的,绝不是因为心软。蓝河返回去把那个人扶起,冷漠地想到。

那个人小声地在蓝河耳边说了一句:“谢了。”

蓝河顿了顿,走到墙壁边,在某处按了一下,墙壁突然整面抬上,俨然一道暗门,蓝河扶着那个人走了进去,暗门又随之落下,恢复原状。

走了一段路,蓝河到达自己家里,把那个人小心翼翼地放躺在床上,慢慢将染血的衣物掀开,看清楚伤口后大吸一口冷气。

再不处理,发炎得要半条命。

兄弟,庆幸蓝哥学过一点吧。蓝河从床头柜拿出医药箱和其它一些医疗工具,看那人的眼神凉得不行。

经过一些简单处理,把血止住,不过没有专业的设备,想好好治疗也是不可能的,但大问题也不用太担心了。蓝河挺佩服这人,刚刚处理,痛是避免不了的,可他竟然叫都不叫一声,是真男人。

能稍微放下心来,也就习惯性打量人的外貌,虽然很苍白也出了些冷汗,可竟然还是长得挺不错的,手尤其地漂亮,身材也很有料……卧槽蓝河你想什么呢。

蓝河甩了甩脸,把脑子里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甩掉,想找到什么东西能确认他的身份,摸摸他口袋,掏出一个证件,打开一看,原来这人叫叶修啊, 哟,还是特警,隶属兴欣……这不是那个新立的警局嘛,听说苏女神也在那。蓝河忍不住又瞥了他一眼,队里有三个漂亮姑娘,艳福不浅啊。

没一会儿,那人转转头,有悠悠醒来的迹象。

蓝河又暗叹了一声这人的体质,凑到他面前小声喊着,“叶警官,能听清我说话吗?”

叶修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蓝河见之继续说道,“我虽然给你做了初步处理,可最好还是要去医院看看,问问你的意见。”

叶修摇摇头,“你看得出来我不方便,打给我的同事吧,谢谢了。”

他随后报了一串数字,蓝河记下,用在叶修身上找到的通讯机打了出去,没过几秒就接通了。蓝河正想说话,对面就传来声音,“老叶!还活着么!”说的话挺关心,可语气戏谑得不行。

蓝河瞥了叶修一眼,回道,“您好,不是本人,叶警官受了伤,说希望你们过来接他。”

对面突然噤声,安静得蓝河有些慌,他再看向叶修,叶修示意蓝河把通讯机放到他耳边,他对着那边说道,“放心,这孩子可信。”

“哦哦哦,是友军啊,”对面又活泛起来,“把地址给我们吧,现在就来接你这个不省心的。”

蓝河把地址报给对面,便挂掉了通话。看着叶修想坐起来却疼得龇牙的样子连忙过去帮忙小心扶住。

叶修看了他一眼,“没事的,放心吧。”却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被蓝河扶住的手抽出。

两人走到路边,过了会儿便出现了辆车停在两人面前,打开车门走下两个男人打了个招呼,接过叶修。

“小兄弟多谢了啊,”其中一个人对蓝河说道,“我是方锐,方不方便留个名字,好让叶修那个浑家伙好报答你。”

“不敢当,叫蓝河就好。”

“好嘚蓝河小兄弟,那我们先走了啊。”方锐眨了眨眼睛,回到车上,开车离开。

直到送走他们,蓝河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蓝哥今天好像做了很牛逼的事情啊,他想着。

“喂喂,还装呢,”魏琛鄙视地看着旁边躺着的叶修,“受那些伤装得那么虚,也就骗骗人小伙。”

“可别这么说,还是挺疼的,”叶修此时虽然还苍白着脸,可哪里还有之前非常痛苦的神情,“虽然只有一点点。”

“要点脸,说正事,”前座的方锐打断两人的扯淡,“这次到底怎么回事儿。”

“被嘉世施了个招,要不然就他们,对付我还不够格。”

打伤叶修的是一帮国际盗徒,全球通缉,得到消息进了h市的地盘,叶修被派去抓捕归案,没想到被同行坑了一把。

魏琛烦躁地啧了一声,想摸出根烟点上,顾忌着有伤员,又给塞了回去。

“那先不说这个,”方锐转移话题,“就那小伙,救你那个,觉着怎么样?”

“不熟,但人不错,指各个方面。”

“你倒是心宽,万一人是嘉世那边的,要害你咋办。”

“那没办法,这是赌啊,”叶修勾起笑,“让我给赌对了。”

“得了吧你。”

02
蓝河最近有点烦,原因来自某位整天闲的没事在他面前晃悠假装偶遇的特警大人。

“……你们特警都这么闲的吗?”蓝河终于忍无可忍地把内心想法说了出来。

“不是啊,只有我这么闲,”他指了指自己队长的牌子,笑,“特权。”

“那你这么闲一直在我身边转悠干嘛,伤好得怎么样了?。”

“这不是报恩嘛,感谢蓝河大大的救命之恩,伤好了个全,要我给你看看吗?”叶修作势要解开衣服。

“诶别别别,”蓝河立马叫停,“举手之劳,能帮忙是我的荣幸,叶警官不必在意。”

“那哪能啊,不看看我多厉害一人,救了我是为社会造福啊,还有,别那么生分啊老蓝,叫我叶修就可以了。”

“……您厉害您厉害,话说我比你小好不好。”

“那就叫小蓝?”

“……随你了。”蓝河遇见这人是真没脾气。

叶修笑得嚣张。

说讨厌是瞎话,叶修是挺吊儿郎当没个正形的,可人是特警啊,多帅一职业,蓝河嘴上不说,心里头还挺敬佩的,而且他也会到自家酒吧来做生意,偶尔忙不过来的时候还来帮忙打个杂,又都是男人,侃侃大山,聊聊烟酒,一来二去也算是相熟了。

该是步入好兄弟的阶段了,蓝河想着,可仔细一琢磨,怎么老是觉得有点不对味啊。

酒吧鱼龙混杂,蓝河也挺沉默不太管这些,所以其实很多客人都不知道蓝河是酒吧老板,只觉着是哪个常客。

然后事情就来了。

“嘿,兄弟,咱俩喝一杯吧。”

蓝河正坐在前台无聊地玩手机,突然听见一个声音,抬眼一看,是个壮汉,有点喝醉了的样子,小眼睛不怀好意地打量着蓝河。

蓝河皱了皱眉,蓝哥都弄这么霸气的发型了怎么还有人来招惹。他只好回一句,“抱歉,不喝。”

“到酒吧来不喝酒有什么意思,”那人不依不饶,“小脸儿比姑娘都白净,一看就是个风流的。”说着竟伸出手想在蓝河脸上摸一把。

我了个擦擦居然还是觊觎蓝哥美色的,蓝河站起来退一步,“我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客人,您醉了。”

“我没醉,”那人大喝一声,“快让大哥摸摸你的小脸。”

周围围了好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却没一个过来制止,而自己几个损友在角落里偷笑着还不忘记拍张照。

呵呵,明天有你们好受。

那人再把手一伸,蓝河正想躲,却发现抬起的手被另一个人抓住了。

“哥们,这是我的人,想您大人大量应该没兴趣夺人所爱吧。”

叶修???

那人犹豫了一下,讪讪地放下手来,“兄弟不早说,打扰了,再见。”说着连忙离开,甩了甩暗暗吃痛的手。

叶修看着他笑了笑,牵着蓝河的手走出了酒吧。

手温暖有力,很轻易地将蓝河的手握住。蓝河又想到刚刚叶修对那人说的话,一下子脸有些发烫。

“那个,多谢了,兄弟”走到街上,蓝河把手挣脱了叶修的掌控,有些尴尬地挠头,“我也没想到现在有人这么张狂,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就那个啥。”

“下次注意点,”叶修无奈地看着蓝河,“怎么不招个保安什么的,出了事谁负责。”

蓝河打个哈哈,却并不打算多说。

“算了,也不早了,回家吧,”叶修也不强迫,“总不可能还回酒吧吧,我警局里还有事,先走了。”说着便先行离开。

蓝河有些迷,怎么觉着,叶修好像不太高兴啊。

03

第一次见着蓝河的人,往往会被他的发型迷惑,认为他是个仍处于叛逆的不良少年。可实际上蓝河并不是那种性格,甚至可以说是与表现出来的恰恰相反。

蓝河从小在酒吧长大,就算再怎么乖巧,也会因此染上一些脾性,学会抽烟喝酒,欣赏些漂亮姑娘。

可他骨子里干净得不得了。

这是叶修一直都清楚的事。

叶修第一次到蓝河家情况紧急,不能看个清楚,到这次来他有了机会仔细看看,却发现蓝河真是个会过日子的人。

屋子坐南朝北,光线很好,亮亮堂堂的。阳台上种了好些盆栽,郁郁葱葱很有生机,屋内也打扫得很干净,有股子清爽味道。

谁嫁给蓝河真是天大的福气,叶修脑子里突然蹦出这句。

其实说实话蓝河条件真不差,酒吧里有些小姑娘就是看着他颜来的,脾气也好的不行,说明不是找不到而是没有找对象的意思。

正摸着下巴想些什么,听见咔嚓一声,蓝河房间门被打开,叶修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愣在原地,“你……”

“把发胶洗了,”蓝河捋了捋头发,还有些不习惯的样子,“如果留着发胶的话,回去得被爷爷奶奶唠叨说又不学好了。”

蓝河要回g市老家去看看爷爷奶奶,盘算着半年不见,老人家该想了。

叶修听了,提出去送送他,蓝河没有犹豫就点头同意。

蓝河的头发都软软搭在头上,还有一点头发能到眼睛处,穿上驼色针织毛衣,乖乖套上棉袄戴上围巾,整个人显得和顺得不得了。和平时一副蓝哥最大不服滚的样子很不一样,当然平时的样子也很可爱就是了。

比想象中还要好看。

叶修这时候相当庆幸当时自己主动要求送机,goodjob。

不过……

“那你平时是,个人爱好?”叶修问。

“那倒不是,”蓝河回答,“你看酒吧嘛,人多杂啊,不霸气点不良点哪镇的住场子。”

叶修刚想调侃你们怎么还需要老板看场子,却又突然想到上次的事,一下子堵得慌。“要不我来找个人给你看场子?谁敢捣乱揍谁一拳,说实话我觉得包子不错。”

“可别,”蓝河哪里不知道叶修说的包子指那个新人特警,“特权可不是这么用的,我可没那么大脸请得动特警来给我看场子。”

没想到叶修还真的认真考虑了一下,小声说了一句,“如果你成为他老大夫人,那就有资格了。”

而就在这时,蓝河的手机突然响了,蓝河对叶修说声抱歉,走到一边去接了电话。叶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这时候竟松了口气。

蓝河打完电话又回到叶修面前,“那个,你刚刚说了什么?没太听清。”

叶修摇摇头,“没什么,我们还是先去机场吧。”

蓝河的爷爷奶奶住在乡下,有着乡村人特有的纯朴,蓝河的某些性子也大抵随了他们。俩人一见蓝河就说着瘦了瘦了,恨不得把所有的菜都叫给他吃完咯。蓝河强烈表示说吃饱了才被放过。

歇了会儿,他走到外面去散散步,毕竟乡下环境比城市好太多了,蓝河猛吸一口,感受着新鲜的空气。

几天不见叶修,好像有点想他。

04

自家蓝不在身边,叶修整天闲的没事干,在整理资料的兴欣众人面前晃来晃去,魏琛和方锐差点拎着棍子打了上去,三人怼来怼去,倒是把队里气氛调活跃了不少。

可苏沐橙新拿到一个消息,却打破了这种气氛。

“有一个坏消息,”苏沐橙脸色有些凝重,“叶修,还记得上次伤了你的那些人吗?没想到其中竟有一个漏网之鱼,现在想要报复你,还大张旗鼓的发通知给警局了。”

“我啥都没有,他想偷也偷不到我什么东西,”叶修倒是不在意的样子,“就算来硬的,我的身手你还不放心吗?”

“所以,他不一定是挑你下手啊,”苏沐橙瞪了他一眼,“他很有可能是挑你重视的人进行报复。”

重视的人……

叶修下意识拿起电话打回家,还没问平安便被一句终于知道打电话回家了给堵住嘴,耐心听完老妈的唠叨和老爹的打击才挂了电话。

自己重视的人,除了家人,兴欣的人,还有……

不会吧!他今天刚好回来!

叶修刷得一下站起来,把方锐他们吓了一跳,叶修拔腿往外跑,开出警车迅速驶向一个方向。

“那个苏妹子,”方锐有些摸不着头脑,“咱可以帮上什么忙吗?”

“算了,交给叶修吧,相信他。”

叶修在狂飙车之前亏的还记得给蓝河打电话,等了会儿,不接,再打一个,不接,再打,该死,还不接。

明明到蓝河家不算太远的路,这时候却觉得度秒如年。

栽了,叶修想着,彻底栽了。

终于到了蓝河家,叶修掏出钥匙,因为手抖,插了好几次都没进去,好不容易插了进去,叶修猛地开门,“蓝河!你没事吧!”

屋内十分杂乱,一看就经过了激烈打斗,叶修突然觉得腿有些软,他听见阳台有隐隐约约的声音传来,赶快跑了过去,仔细一看,却傻眼地愣在原地。

一个人被绑了起来,鼻青脸肿不住求饶,不过不是蓝河,是那个发通知想报复叶修的人。

蓝河此时站在他旁边,冷眼看着那个人,又给了他一拳,“呵,不让你受点教训,还敢欺负到你蓝哥头上来。”

蓝河重新抹上了发胶,嘴角还有点血迹,在别人看来,被绑在地上的人才是真的受害者。

他听见动静,回头便看到了一脸复杂的叶修,“……你你,是他先抢入民宅对我动手的,还想拿麻袋来来套我,你听我解释啊!”

叶修长出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先回警局吧。”

三人到了警局,蓝河因为协助抓到了重大罪犯,是有功的,而对那人的攻击看起来吓人,但实际上没出大问题,还被颁了优秀市民奖。就是苏女神一直含笑看着他,有点不太自在。

叶修把蓝河送回家,蓝河打开车门正想走的时候,叶修叫住了他,“小蓝,我怎么不知道你那么厉害啊。”

蓝河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一边,“从小看酒吧,练了好几年的散打。”

“深藏不露啊你。”

“不敢当,要不然当时怎么扛得了你啊,以为你很轻?”蓝河借此调侃了一下叶修。

叶修轻笑一声,也不多说,只定定地看着蓝河。

明明什么都没做,蓝河却突然觉得有点心慌。

“看到你安好的时候真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可又很无耻地在想要是你没那么厉害就好了,”叶修叹口气,看着蓝河的眼睛哪有一丝平时的懒散,“这样的话,我就有正当理由要你,接受我了。”

蓝河一下子瞪大眼睛,被叶修圈在怀里。

“可我觉得,你好像也是喜欢我的吧,要不我们就……试试?”自家小妹一直说要自己甜言蜜语一点,可叶修觉得,这是他能说的最甜的话了。

“你个情话绝缘体,头一次见到这么素的表白。”

蓝河槽一句,抬头在叶修脸上轻轻亲了一下,“算了,蓝哥大度,凑活吧。”

评论(13)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