橼桥竹远

永远爱磕叶蓝❤️
渣笔,删lo狂魔。
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码字,但还会吃粮推粮,取关随意啦XDD。

【叶蓝】星安

★这个叶特警内心戏有点多
★原本想写上一篇的续,可写着写着发现有些设定对不上,可以当独立的一篇看
★ooc有,bug有,私设有,标题和内容无关系列
(对微草真的没有恶意)

蓝河匆匆赶回到家,开门,果然叶修已经在家了,躺在客厅沙发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听见开门的声音侧过头,看了蓝河一眼。

“叶修不好意思哈,”蓝河有些抱歉地看着他,一边说一边走向厨房,“今天酒吧里有些事,我现在就去给你做饭,稍等一会儿啊。”

“等等,小蓝,你脸上和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叶修坐起,看着手上和脸上有些淤青的蓝河,皱起眉,“难道是有人来砸场子?”

“没事儿,别担心,”蓝河在厨房门口探出脑袋说了一句,“就是不小心磕到了而已。”

“哦。”

呵呵,就问这句话谁信。

可看蓝河一副真不打算说的样子,叶修觉着没意思,也不追问。

他双手撑在桌子上,双眉紧蹙,眼神不善。

叶警官现在不高兴,很不高兴。最开始和自家蓝在一起的时候,每天工作回来后就能有好看又好吃的饭菜,蓝心情好的时候还能拿到一个爱的亲亲。现在可还没两个月呢,小蓝就天天早出晚归,有时候甚至不回家就给自己留个信息。自己在外头出生入死回家连口热菜都吃不到了。

落差太大,叶警官委屈叶警官就要说。

而现在更过分,连受伤的事都不坦白,借口编得一套套,到底把不把我当你男人了啊!

叶修觉得不行,虽然那伤一点都不严重,蓝河也练过散打,完全够不上娇弱这个词,可这体现了夫夫之间的信任问题!

难道是自己让他体会不到安全感?不会吧我每天晚上都是抱着他睡的,是沐橙说过最让人感到心安的姿势,虽然早上起来就变成了自己的腿压在他肚子上。

......

这么一说还真......

厨房飘来一阵诱人的香味,下一秒蓝河就将一碟碟菜端出来,他收拾好坐在桌上准备开吃,抬头却发现叶修在一直盯着自己。

“蓝河。”

“嗯?”

“你揍我一顿吧。”

“......啥?”

这件事以蓝河走到他旁边摸他的额头关切地问是不是发烧告一段落。

“噗哈哈哈,不行,老叶我忍不住了哈哈哈,你情商有够低诶!”

叶修懒得理笑作一团的方锐和陈果,看向自己正在咨询的自家妹子,竟然也是捂着嘴肩膀耸个不停的样子。

“喂喂,说正事儿呢。”叶修无奈地敲了敲桌,“这可关乎你们队长的终身大事,我是看沐橙你和莫凡在谈恋爱,该是有经验才问你的。”

站在不远处看资料的莫凡闻言耳朵一红,把头稍稍低下一点。

“你怎么知道的,”苏沐橙瞪大眼睛,“我以为保密工作已经做的够好了。”

“......”我说你们有点自觉好吗,天天坐在一块儿分享零食偷着乐,一脸红就低下头,简直像小女生小男生一样,别人看不出来是眼瞎好吗,自己养了十多年的妹妹就在眼皮底下给拐跑了。

“好了不说这个,”苏沐橙觉得自己能从叶修的眼神中看到他想表达的东西,“觉得小蓝和你不亲近嘛,就要多说些甜言蜜语啊!”

“......这个不要吧,我不在行,真的。”叶修扯了扯嘴,又不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你说说你们在一起这两个月,你有没有对他说过情话?”

叶修想了想,还真没有。

“两个人谈恋爱呢,就需要一些甜味儿,你俩工作都挺无趣的,更需要来调剂一下嘛。”苏沐橙歪头冲莫凡眨了下眼,“还记得要文艺一点,太直白了可没意思。”

叶修觉得自家妹子说的有理,他摸了摸下巴,点点头,“沐橙,多谢了啊”

“嘿嘿,不谢,多给我假休就好啦。”

叶修大笔一挥,准了。

“嘿,沐沐,你对叶修说的都是真心话?”大家回归原位后,与苏沐橙交好的两个女生凑到她旁边挤眉弄眼,“没想到诶,莫凡竟然会说甜言蜜语,想想还有点可怕。”

“谁说他会了,”苏沐橙捂着嘴笑,“是我会说啊。”

陈果和唐柔:......怎么突然觉得有点不靠谱。

h市下雪了。

平时城市的喧闹仿佛都被洁白覆盖,处处银装素裹,小区里好多孩子跑出来手一边冷得发抖还一边要堆雪人打雪仗,冰冷里透着一丝热闹。

蓝河提前让酒吧打烊,刚巧叶修今天也休息,两人难得都比较闲,叶修便提议到外面走走,看看雪景。

“好漂亮啊,”蓝河哈出一口气,“以前都待在g市,见到雪太难了。”

叶修顿了顿,突然把放在口袋里的手伸出来,轻轻地握住蓝河的手,叶修的手很暖,相反蓝河不肯穿太厚,手很冰凉,蓝河碰到热源,一下子反握住不撒手。

“蓝河,”叶修唤了一声。

蓝河转头看向他,“嗯?”

“我曾经听过一段诗人的告白,
每个人在浩瀚宇宙中都有相对应的星星。
每当你思念的时候,那颗星星便会开始闪烁。
你是最好的那颗,而我是永远对你闪烁的那颗。
我希望天空永远蔚蓝,大地永远春色,海水永远清澈,而你永远美好。
无数次想过拥抱你的场景,在明亮皎洁的月色里,在欣欣向荣的稻田里,在幽暗寂静的山谷里,在漫无边际的人海里,在无能为力的青春里,”

叶修定定地看着蓝河,“蓝河,你是我的星星,我们之间没有无能为力。我想拥抱你,无论何时何地。”

雪有下大的趋势,两人都因为懒没有带伞,雪就洋洋洒洒地落下,落在蓝河的头上,衣服上,唇上。

蓝河:“哦。”

叶修愣在原地。

“抱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啊,有什么一定要复述的吗?”

“不是……”蓝啊你的关注点好像有点不对。

蓝河打断叶修,“都是大男人说这些干什么。”

叶修:“……我错了。”

攻略失败,叶修暗暗记下一笔,看来甜言蜜语的主意没有效果。

在他没有看到的地方,蓝河转头,眨了眨眼睛,把帽子带上,被冻得冰冷的脸上蹿上火。

蓝河摸了摸有点发烫的脸,暗恼,这人今天怎么回事。

经过了上次的事,两人间的气氛有一丝丝微妙,蓝河还是会偶尔的早出晚归,而叶修最近也因为市里出现了几起案件忙碌了起来。

事件完结于叶修结束案件后,突发奇想地去蓝溪阁酒吧找蓝河。

叶修走到酒吧门口,踌躇一会儿,还是没从大门跨进去,他走着走着,绕到了酒吧后面,突然听见一阵吵闹声,其中一人的声音还格外耳熟。

是两个人在吵架?叶修仔细听了听,真的好耳熟啊……不对!其中一个好像是蓝河!

叶修一下子紧张起来,他找到声音传来的地方看过去,那里两个人在争论些什么,像是马上要动手的样子,气氛相当不妙。

叶修抓紧了手,虽然距离有些远,但蓝河那一身衣服他绝对不会认错。呵,居然有人敢动他的人。

叶修沉下脸,拔腿冲过去。然后,然后硬生生刹住了腿。

因为他看到他一直以为温柔可爱的蓝蓝,扭身一个过肩摔把对面的人摔趴下。

“我这次下手轻点,谈判的事,别找我,找大春。”蓝河对趴地上的人说了一句,拍拍手先行离开。

他走了不远,迎面撞上了脸色复杂的叶修。

“诶?你今天怎么来了?”蓝河有些惊讶。

叶修第一次有了一言难尽的感觉。“你刚刚是……”

“你看到了?”蓝河挠挠头,“这件事呢……过几条街的中草堂清楚吗?”

“我记得是王杰希的地盘,和蓝雨一直不交好。”

“没错,中草堂的人最近有了想吞下蓝溪阁的心思,明面上说谈判,暗地下一直在捣鼓些小动作,刚刚那个人,是中草堂派来想收买我的。”

“你最近……都是在忙这个事?也是因为这个受的伤?”叶修张张嘴,憋出一句。

“嗯啊,不然呢。”蓝河瞥了叶修一眼,“你可千万别插手啊,这是蓝溪阁和中草堂之间的恩怨,和兴欣无关。”

“我……”叶修有点苦,他能说他想和你相亲相爱,让你别早出晚归给他做饭,让你多依靠他一点吗?他能吗?他可是特警!

好吧他能。

他看着蓝河,“蓝河,我在家的时候有点儿想你。”

蓝溪阁酒吧附近的一个小巷子,光线并不太好,是江湖兄弟行恩报冤的好地方。而现在这里,十数个人明确分为两队,互相间眼神皆是挑衅,气氛一触即发。

穿绿色条纹衣服的人拉了拉筋骨,侧着头带着轻蔑的笑看着对面的一队人,开口声张气势,“嘿,我说......喂!蓝河你干嘛呢!

车前子堪堪歪过头躲过蓝河的一拳,没想到下一脚又立刻招呼过来。

车前子避得匆忙,硬挡几下才想起回击,“蓝河你今天打了鸡血吗!我还没说完呢......诶你轻点!”

蓝溪阁和中草堂的人都是愣了一下,才也撸起袖子冲了上去。

该有蓝河先手的功劳,最后车前子怒骂一声不要脸带着伤痕累累的中草堂的人落荒而逃。

蓝溪阁几个兄弟大笑着看向蓝河,正想调侃下这人怎么今天这么着急,发现人却是低呼一句该死然后蹬腿飞速离开。

“喂,蓝河你这么急着干嘛去啊!”笔言飞喊了一声。

蓝河不回头,大声回了一句。

“做饭!”

蓝溪阁众人:啥???

评论(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