橼桥竹远

永远爱磕叶蓝❤️
渣笔,删lo狂魔。
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码字,但还会吃粮推粮,取关随意啦XDD。

【叶蓝】我不当金主许多年

★ooc有,私设有,bug有,求不指出(第一天开心点嘛~)

大年初一,就算城里禁爆竹烟花,年味着实淡薄,至少街上也是挂了一路的小红灯笼,晃来晃去还挺像那么回事。

这时候被派出勤,蓝溪阁大伙儿也实在不怎么乐意了,可没办法,码头新来了批货,可不只自家知道,仇家微草也指不定会来个突然袭击,上头蓝雨来了命令,必须得给护好咯。

嗨,年能不能好好过啦。

蓝河有些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他可是年夜饭都只吃了一半就被发下通知,一直给守在这,一时没来得及什么填肚子的都没带,而肚子里的一点货早给精神紧绷消耗得差不多了。

事情再不快点结尾,作为美食至上的他很可能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本来这事也轮不着他,蓝溪阁五大高手出面一个来压阵就成,可蓝雨老大是个善解人意的人,想着其他人家里头还有妻子守着,就派至今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的蓝河上。

蓝河:……前两天情人节给喂了一肚子狗粮可还没咽完呢!单身人士表示强烈谴责!

蓝雨副队:“蓝河,辛苦了啊,办好这桩事,过两天来参加我和队长的婚礼,给你个头等席。”

蓝河:“……不辛苦不辛苦!为蓝雨办事,定是鞠躬尽瘁!”

蓝溪阁人分两批,一批在明,接下货物,另一批在暗见机行事。蓝河属于在暗的那一批,掩好自己的身形,小心观望着。

可直到货物接上专门的车辆,都没听见一点风吹草动,蓝河渐渐放下心来,长舒一口气。

可还没等蓝河把气喘完,他又眼尖瞥见一对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看气势是道上的人,全都昂首阔步,毫无紧张气氛,潇洒的不行,是红色服饰,和蓝河他们为了方便行动都是一身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相当喜庆,不知道是霸图还是近五年新崛起的那个势力。

“我*!”蓝河差点骂了出来,又瞬间住口,传统观念重的他一直认为过新年不能说脏话,要不然会影响一年的气运。

还以为只有微草那边的人需要防着,这怎么又来一队?

蓝河招呼了一下身后的弟兄,掏出口袋里的家伙,上好膛,正想举起,又听见那一队人的领头的人招着手,朝他大声喊了一声:“哟!小蓝,总算瞅着你了。”声音说陌生又有点熟悉。

“我日!”这回蓝河真的给骂了出口。

蓝河第一次见到叶修是在五年前。

曾经叱咤黑道的斗神一叶之秋,是如今放浪不羁的君莫笑,再加上第一美人沐雨橙风的名号,新起的势力兴欣一出现便引起了各方势力的重点关注。

要求一人作卧底留在兴欣打探的任务一下来,蓝河就在第一时间主动请缨接下任务。

原因不提也罢,终究不是什么能让人开心的事。

那好,既然接下了任务,问题来了,该怎么混入兴欣高层呢?

如果只是像一般人那样申请加入,保险但短时间地位难以上升,蓝河作为五大高手之一,最善管理的骨干,总不能在此花费过久。而且时间越长,暴露的几率也越大。如此一来,倒不如选择一个相当冒险的方法。

色诱。

这并不是毫无理由就提出来的,看那沐雨橙风,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一直守在叶秋身边做他的后盾,可两人愣是什么绯闻都没有传出来。没人知道蓝河在心里为叶秋狠狠地可惜了一把。

而这原因只可能有两个,一是曾经的斗神一叶之秋,是性冷淡。

这个理由简直无法让人信服甚至莫名其妙觉得有点可怜好吗!蓝溪阁众人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把这条pass掉。

那既然如此,就只有第二个原因:叶秋大神,喜欢的是男人。

溪山酒吧处在城市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名字素雅得很,可里头是真正的风流地儿,美人儿,财物,情报。各路道上人聚集,情报交流,委托任命,指不定刚笑得礼貌给你端茶的服务员,就是第二天将你射杀的人。

叶修不是第一次来这儿,可每次来都挺受不了这里面一股香水味,总有种纸醉金迷的颓唐感觉。平时若不是有什么交易,他也不会轻易踏足这里,又乱又让人沉迷。

进行完一个任务的交接后,叶修原本想着立刻离开,可刚想起身呢,背上就贴上一具柔软的躯体,脖子被两条胳膊缠住,双手交叠在他眼前,十指纤长好看。

叶修眼神一动,后面的人在他耳边呵气如兰,“叶少爷……”

如果有一个唇红齿白,醉眼微醺的绝色美人娇滴滴的看着你,软香在怀,你会怎么做呢?

没错,带回家,然后呢,把美人小心放躺在床上,然后呢,整出一碗解酒茶,强行撬开嘴灌了下去。

咕咚咕咚,嗯?解酒茶??

蓝河艰难地咽下,忍不住咳出两声,茶因为灌得太急从嘴边流下,精心打理的形象毁于一旦。

……我都做好干柴烈火的准备了,你特么就给我灌了一碗解酒茶??

蓝河突然认为第一个原因才是对的了。

叶修见他彻底清醒,挑了挑眉,“哟,绝色公子,醒了?”

“……”蓝河被叶修的调笑压的有些抬不起头,“你早知道我是卧底,对吧。”

“是啊,你一贴上来我就知道了。”叶修站在床边,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那你怎么不拆穿我?”蓝河也抬起头来,“你看起来没有想解决我的意思。”一般人的话,揭穿卧底,应该是第一时间就解决掉的吧。

“原因?”叶修稍稍勾起嘴角,一本正经地说道,“可能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吧。”

“……”执行任务从来面不改色的蓝河第一次有了羞愤欲死的感觉。

蓝河最终还是颓了气,乖乖认输,“行,那我任务失败了,要杀要剐随叶少爷便。”

“我可舍不得,”叶修笑,“要不,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叶少爷养了个小情人儿。

当叶修带着他家那位来兴欣视察的时候,上至兴欣明面掌权人陈果,下至刚加入兴欣的小白,眼珠子瞪得要掉下来。

这是什么情况??万年铁树开花?

不,肯定是他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PY交易。大伙冷漠地想。而且到了能来大本营晃悠的地步,交易肯定不小。

渐渐地,大伙发现这小情人不简单。

小情人养来是干嘛的?当然是用来好好疼,用来向自己撒娇,时不时做点爱做的事的。

而老大的这个小情人就很清新不做作。

他是来替老大管理兴欣支部的!

兴欣作为新起势力,虽然有斗神,沐雨橙风以及海无量名声在外,但扩大太快也并非都是好事,在松散的结构体系下存在不少漏洞,而这些漏洞,很可能成为未来使兴欣分解的重大原因。

叶修是实力强不错,可他已经习惯于带小队拼杀,作为最强战力,管理这回事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多巧,蓝雨那边最擅长管理的人才,来了。

一看见这人就忍不住想起那些不好的回忆,蓝河缩了缩脖子,也正大光明地走了出去,自己被压榨的那几天还好拿到了足够的情报,要不然亏大了。

是啊,好久不见,可我完全不想见着你啊。

他朝叶修颔首,中规中矩地道了一句您好,眼神里的的警戒不减。

“这么戒备干嘛,”叶修竟然还有些不满,“五年不见,难道不会想我?蓝你真狠心。”

“您可言重了,”蓝河抹了把冷汗,怎么老觉得后面一群人盯着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呢……“不知您来这儿有何贵事?”

“别紧张,”叶修弯了弯嘴角,“这次我和蓝雨是合作关系,东西咱对半分。”

“我怎么没被通知有兴欣来合……”

“蓝哥,刚刚总部发来通知,说会有兴欣的人中途来帮咱们。”身后存在感几乎为零的兄弟们终于开口。

“……”

你们至少让我把话说完吧。

蓝河在心底叹口气,小声问了问货物情况,说已经到了蓝雨基地,这才放下心来。

他又转头看向叶修,“货物已安全送到,您请放心,我们任务完成,先撤了。”

快点啊,我已经饿得发慌了!蓝河内心的小人儿在抓狂,脸上还是礼貌的笑容不变。

“哦,不急,先让你兄弟们先离开吧,”叶修点着跟烟来,“小蓝你就留下,咱们这么久没见,叙叙旧。”

“哦。”蓝河得脸发黑了,内心的小人儿正在磨刀霍霍向叶修。

“看你这样子就不是在说我好话,”等两边的人都走了个干净,叶修弹了弹烟灰,塞口袋里的手掏了出来放在蓝河头上揉了两把,“手感还是这么好。”

“我和您熟吗?”蓝河把叶修的手拍了下来。

“诶,小蓝你这么说我好伤心啊,”叶修夸张地捂住胸口,“我和你以前的那五天情谊你就忘记了吗?”

“我还想问呢,五年过去了,叶少爷怎么还会记得这么无关紧要的事。”蓝河把脸撇向一边,码头上有风,他突然觉得今天的衣服穿的好像有些少。

既然表面上是叶修的情人,蓝河自然要装成一副深情款款小鸟依人的样子,每天他自己被恶心到不说,叶修也明里暗里调侃。

最常用的是,叶修会走到半路的时候,突然停住,拉起蓝河的手对他说,宝贝儿,快说你喜欢我。

我的金主大大,您能别这么幼稚吗!

蓝河老是觉得老脸一红无地自容,偏偏要装作很害羞的样子,低下头小声道,阿修,我喜欢你。

旁边的那些个兄弟全都跟见了鬼的样子拔腿就跑。

就问你皮不皮。

蓝河表示真该让别人看看你这样子,斗神一叶之秋实际上内心却是散人皮皮修,这个标题一定显眼。

平时嬉笑打闹,可喜欢这句话,说多了,就会变成真的。

蓝河这时候突然很庆幸自己只在兴欣待了五天。

叶修罕见地沉默了一会儿,他猛吸一口烟,将烟蒂扔下,皮鞋一脚踩熄,在灯下的影子显得有些孤寂。

蓝河一下子有些心疼,五年之内把兴欣这个弱小的势力发展成将要和蓝雨微草这些一等势力比肩,当中是经历了多少,他一概不知。他能参与的,也只有最开始的五天。

“怎么会忘呢……”叶修就看着蓝河,一字一句都是郑重,“那可是和你一起的回忆啊。”

蓝河内心的小人儿好像突然火山爆发,岩浆炸得他脸发烫,忍不住想骂自己一句。

你可出息点。

“不说这个,”蓝河强行转移话题,“我饿了,要回家,什么事过两天再说。”

“这还不简单,”叶修挑了挑眉,走出几步,在一个不显光的地方拿出一个保温饭盒,饭盒上印了只蓝色兔子的图案,他递给蓝河,“快打开来,知道你没吃饱,特地带来的。”

蓝河犹犹豫豫地接过打开,里面是排列有序的二十个煎饺,分了两层,个个玲珑精致,旁边还有双塑料筷子,整一个过来香气扑鼻,本来就饿的蓝河觉得肚子直接得叫起来。

该死,还走不了了。

蓝河不客气,随便找个地坐下,恶狠狠地用筷子夹起饺子,一个一口吃掉,吃得太快,蓝河还给自己噎住了,叶修赶快过来给他拍拍背顺下去。

艹!竟然还是韭菜和肉馅的!蓝河一边吃一边在心里骂,早把要过年不能说脏话的嘱咐忘了个全。

把饺子吃完,蓝河安静下来,撇撇嘴,小声嘟囔,“太不值了。”

“嗯?怎么了?”叶修看着这人仿佛在耍小性子的样子,忍不住有点想笑。

“太不值了!”蓝河大声说了出来,瞪着叶修,“凭什么啊,我只过了五天就喜欢上了你,你还是我的金主,这五年来竟然对你念念不忘,五年不见诶,你一来就撩,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

话落,两人都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沉默。

……该死,吃饱了太激动,一下子把真心话说了出来。

嗝,蓝河打了个饱嗝,把脸撇向一边。

“那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这样的呢?”

“……啥?”

“我说,我也是在那五天内喜欢上的你,”叶修忍笑着接住蓝河因为惊讶撒手掉下的筷子,和饭盒放好,“诶,小心着点。”

“哈?那我当初走的时候你怎么眼神都不动一个?”蓝河瞪大眼睛,“五年里也没给传个消息,亏得我自个儿还狠狠惆怅了一把!”

“我想等自己有了足够的实力,能向所有人说你是我的时候再来找你,而且谁说我五年都没传信的,”叶修无奈地揉了揉他的头,“每次情人节我不都会给你寄巧克力吗,沐橙说这可浪漫了。”

“巧克力?”蓝河愣住,“所以,每次情人节收到的魔方形巧克力,是你送的?”

“是啊,形状有新意吧。”

“我,我一直以为是仇家寄来的炸弹什么的,全都是一拿到就扔了,我还在想他们怎么这么有毅力呢……”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叶修看着笑得尴尬得快要哭出来的蓝河,心里头百般滋味纠缠,最后化作一个吻,轻柔地印在他的额头。

“不重要了,”叶修伸出双手将蓝河圈在怀里,“以前的没吃没关系,咱还有以后很久呢。”

我已经足够强大,能将你护在身后。

“说的话真俗气,”蓝河闷闷地槽一句,手指颤了颤,回抱住他,“五年了,都能算纪念日了。”

“嗯嗯,那我们明天就去庆祝一下怎么样?我替你向蓝雨请假,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大年夜还派你出任务。”

“哼哼,这还差不多。”

特意定好的手机提示音响起,滴滴,0:00。

“叶修,新年快乐。”“蓝河,新年快乐。”

孤灯下两人影子紧紧地贴在一起,该是一辈子就不分开。

(新年第一篇当然是叶蓝~结尾还是太仓促啦,就别在意那么多细节啦233新年快乐~)

评论(10)

热度(173)